加拿大政府
加拿大政府标志

加拿大政府

China.gc.ca

Breadcrumb

  1. 首頁

能源 

加拿大和中国在能源领域是天然的合作伙伴,不仅在一次能源,而且在太阳能、风能、地热、水力和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和技术开发方面都有合作机会。加拿大一直以来为世界市场提供能源资源、技术和服务,是重要、稳定和可靠的能源供应国。中国是一次能源的消费大国和传统、清洁能源技术的新兴领导者,所以是加拿大理想的长期合作伙伴。 

2001年加拿大和中国签署了能源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并于2006年续签。2009年的《加中联合声明》确定能源合作是双方合作的重点,为两国提供重要的机遇。2012年谅解备忘录得以续签,有利于两国加强和扩展能源合作。2014年加中签署了核能领域合作拓展的谅解备忘录。 

石油和天然气 

加拿大的原油探明储量位居世界第三,总量为1710亿桶。加拿大当前是世界第五大石油生产国,每天生产超过350万桶原油。加拿大也是第四大天然气生产国,可开采资源量估计在885万亿和1566万亿立方英尺(Tcf)之间。 

2015年加拿大对华原油出口额增长了119.6%,达1.07亿加元,在原油价格持续下跌的压力下出口总值依旧保持增长。事实上加拿大对中国的原油出口在数量上激增了255%。 

加拿大一直以来都是全球市场上油气设备、技术和服务最优质的供应国,也致力于为中国市场服务。加拿大的竞争力立足于强大的优势,比如丰富的能源资源。过去加拿大一直是美国的主要能源供应国,现在加拿大也力争为全球市场的供应国。加拿大对华出口石油具有很大的商机,可以帮助满足中国市场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 

加拿大也是油气行业重要的创新中心。在政府、产业和研究机构的支持下,加拿大油气供应行业已经成为了全球创新的领导者。加拿大致力于减缓油气钻探、油砂开采所带来的环境影响,已经开发了一流的专业环保技术。加拿大也是北极钻探、非常规油气开采、驱油技术、碳捕捉和封存、地震勘探等领域也是领先者。加中企业在中国和世界市场上有巨大的合作潜力,双方能够共同开发和应用产品、技术和解决方案,确保油气行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并且应对油气行业所面临的经济挑战。 

加拿大油气行业之所以能吸引壳牌、道达尔、康菲、中海油、雷普索尔、BP等重要外国企业的投资,正是因为加拿大拥有丰富的资源、稳定的政治监管环境、有吸引力的经济性、优越的地理位置——临近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以及其他很多优势。2014年加拿大能源行业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存量估计在1900亿加元左右,占了全部FDI总值的25%。当前中国的高速增长正在拉动全球能源和自然资源的需求,这一变化正在重新定义、也拓宽了加中关系的内容。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能源、矿产和金属的消费国,而加拿大是全球能源和资源的领导者,两国在这一领域拥有天然的互补优势。因此,加拿大也是中国企业在能源领域的主要海外投资目的地。

天然气 

加拿大是全球第四大天然气生产国,可开采资源量估计为885万亿至1566万亿立方英尺(Tcf)。诚然,随着全球向低碳未来转型,加拿大将会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加拿大正准备进入液化天然气(LNG)市场,这将会为加拿大和全球能源产业带来巨大的变革和机会。当前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加拿大东部地区已经提出了许多LNG项目,其中24个项目已经获得了加拿大国家能源委员会的出口许可。中国设定了在2020年前将天然气占能源结构的比例从当前的5.9%提升至10%的目标,达成此目标的方法之一就是增加LNG和管道天然气的进口。在中国寻求多样化天然气资源以满足自身需求的同时,加拿大可以成为可靠也有竞争力的供应国。许多加拿大的LNG生产商已经建立了或者正在寻求与中国企业建立合作关系,共同开发在加拿大的LNG项目。  

加拿大正在成为页岩气和致密气的重要生产国。加拿大在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可以帮助中国的合作伙伴提升中国国内天然气生产的前景。加拿大企业有实力增产,将页岩气资源带来中国市场,也能够为中国提供可应用于页岩气资源评估和环境影响管理等多个方面的创新技术和专业经验。加拿大身处这些创新技术的前沿,也希望能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战略伙伴合作,帮助他们学习并改良已经成功推动了北美“页岩气革命”的技术和创新。 

引领碳捕捉、利用和封存技术 

加拿大正在不断投资于碳捕捉、利用和封存(CCUS)等技术以确保达成减排目标,并能成为国际能源署(IEA)认可的全球CCUS领袖。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案例就是萨斯喀彻温电力集团(SaskPower)的边界坝第三期工程,这是全球最大也是首个具商业规模的CCUS项目,于2014年末全面投入运营。这个项目使用了突破性技术,重建的火电3号机组每年可减少最高达90%的二氧化碳(CO2)排放量,可在燃烧后捕捉100万吨二氧化碳。加拿大的Cenuvos能源公司为该项目建立了输气管道,将捕捉的二氧化碳运至70公里以外的油田并主要用于强化采油(EOR),而未使用的二氧化碳将由Aquistore研究项目储存。CO2-EOR技术可以延长油田的使用周期,为CCUS项目提供收入。

2016年二月SaskPower宣布将在里贾纳市的创新研究园建立一个国际碳捕捉和封存知识中心;这将是一个专注于CCUS技术的研究、开发和分享的独立非营利机构。此中心由SaskPower和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共同建立,必和必拓将提供2000万加元的投资,同时SaskPower提供CCUS的专业技术。 

核能 

加拿大在核能领域有超过60年的经验,包括铀矿开采、核电站设计、施工和运营、退役、废料管理、监管和治理——这些经验技术让加拿大成为了首屈一指的核能大国。的确加拿大在全球核能产业的商业开发和国际组织管理中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加拿大是全球第二大铀矿生产国,自1998年起每年产量在8200吨到12500吨之间。加拿大拥有全球第四大铀矿储量,仅次于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加拿大当前将80%的铀矿出口至海外,主要目的地有北美洲和南美洲(36%)、欧洲(23%)和亚洲(41%)。加拿大铀矿资源主要集中在萨斯喀彻温省北部,当地拥有世界上最大、品位最高的铀矿矿藏,是全球其他任何地区的铀矿平均品位的10倍至100倍。 

加拿大开发了独特的坎杜核反应堆(CANDU),即加拿大氘铀,是一种加压重水反应堆(PHWR)。重水堆与轻水堆(LWR)的区别在于重水堆使用的是天然、非浓缩铀燃料;增强了安全性能,在福岛事故后可以帮助减少公众对核能的担忧;使用的是相对简便的操作设备,比如在全功率运转的时候还能添加燃料。经改装后,坎杜将有可能使用回收铀,甚至钍作为燃料。坎杜最初是由在1952年成立的联邦国有企业——加拿大原子能公司(AECL)设计的。2011年坎杜的所有商业设计、维修服务和市场营销都交由SNC-兰万灵(SNC-Lavalin)的全资子公司坎杜能源(Candu Energy)负责。加拿大拥有完善的核能供应链服务于坎杜以及加拿大和海外其他核反应堆系统。 

加拿大约15%的电力由核能生产。安大略省的三座核电站有18个反应堆,提供了该省超过一半的电力。新不伦瑞克省有一座核电站。在加拿大以外,运营坎杜反应堆的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阿根廷、韩国、罗马尼亚和中国。 

可再生能源 

加拿大通过提升能效、扩大可再生能源生产、减少常规能源的环境影响来达成更清洁的能源使用和生产的目标。加拿大是全球清洁技术产业的领军人;2014年市值达1.5万亿加元,预计在2022年将达到5.2万亿加元。该产业以出口为导向,2013年至2014年出口总值上升14%,达66亿加元。美国和欧洲当前依然是加拿大主要的出口目的地,同时中国、拉美、澳大利亚、中东、非洲和印度也在成为日渐重要的出口合作伙伴。 

水电 

加拿大是全球最大的清洁、可再生水电生产国,2013年总装机容量超过75707兆瓦(MW)。加拿大还有潜力将水电容量提升超过一倍。2013年水电占加拿大净发电量的63%,全球发电量的近11%。 

生物燃料 

加拿大在将纤维素原料——如农业和林业废料转化成纤维素乙醇的研发方面是世界领军者。2014年加拿大生产了17.31亿升生物乙醇,出口了2.89亿升生物柴油。

当前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艾伯塔省、萨斯喀彻温省、曼尼托巴省、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都运营着乙醇生产厂。加拿大环境部要求汽油中须含5%的可再生燃料,柴油和供暖用油中须含2%的可再生燃料。 

在加拿大政府的支持下,Iogen公司建立了全球首个利用酶技术将生物质纤维转化成纤维素乙醇的综合试点工厂。工厂位于渥太华,附近有生产酶的设施,每周可处理超过25吨的小麦秆。 

风能 

2014年末加拿大的风电总容量超过9694MW,风电的装机容量足够满足1.9%的总电力需求(2013)。安大略省的风电容量比例最高,在能源结构中占36%。 

太阳能 

加拿大的太阳能生产正在不断壮大。2015年太阳能装机容量达到了新高——687MW,太阳能的投资额也提升了47%,达28亿加元。其中最好的例子就是艾伯塔省Okotoks地区规划的Drake Landing太阳能社区(DLSC),成功地将加拿大高能效技术与永续再生、取之不竭的太阳能结合在了一起。

作为北美首个太阳能社区,DLSC设计了一个本地供暖系统,夏天将充足的太阳能储存在地下,到了冬天再将能源输送至各户以满足供暖需求。这一新颖大胆的设计利用太阳能满足了每一户90%的空间供暖需求,因此减少了整个社区对有限化石燃料的依赖。

Footer

修改日期:
2016-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