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政府
加拿大政府标志

加拿大政府

China.gc.ca

Breadcrumb

  1. 首頁

贝尔德部长对加拿大首席执行官协会的演讲

2012年9月24日——安大略省渥太华

以会场发言为准

我很荣幸参加此次适时重要的会议,与大家讨论亚太地区在加拿大外交政策中日益重要的任务。

我国政府对该地区为我国长期繁荣所提供的机会感到极为激动。

的确,经济潜力巨大,但整个亚太地区正在发生的政治转型以及人口统计的重大改变也令我们非常兴奋。从孟买到马尼拉,你们都可感受到一个正在经历深刻变革的地区的脉动。

而加拿大必须参与其中。这不是一个选择,不是一个取舍,而是国家当务之急。

亚太地区对我们的政府关系重大,因为它对发展加拿大的经济繁荣充满新的机遇。

哈珀总理和我都心知肚明,随着亚洲持续不断地繁荣发展,这对加拿大的意义是直接的,也是深刻的。

你们已经知道这一点。

而且,坦率地讲,对我们的政府也是如此。

因此,我在这里不详细谈论我们的政府为何将亚太地区作为外交政策重点,而是想与大家谈谈我们在该地区真正做了什么,以及我们在四个方面的全面参与。

首先就是贸易。

我国政府已制定加拿大史上最雄心勃勃的贸易议程,这已不是什么秘密。

我们在为加拿大人建设长期繁荣上孜孜以求,我们并不为此作何辩解。

但我们也已学到一些残酷的教训。

持续的经济不确定性需要我们完善与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联系,并使我们的贸易关系多样化。

我们知道,在这方面我们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去做。尽管自2006年起我们已完成九项自由贸易协定,但我们尚未与亚洲任何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这个严肃的事实不断提醒我们,该地区不可小觑。我们不能自满。

出于这个原因,我们已将与亚洲的关系列为第一外交政策重点。

仅在过去三年内,我们对亚太地区的内阁级别或总理访问就有77次。去年,我们的总督有史以来首次访问越南、马来西亚和新加坡。

在我备受敬重的同事——国际贸易部长埃德·法斯特的管理之下,加拿大正与印度、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签署协定,而且也可能与泰国签署协定。

我们已加入与亚太地区十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谈判。

这种战略伙伴关系将会开启新市场,为加拿大创造就业、发展与长期发展提供新的商业机会。

这将加强亚太地区的贸易,同时也为加拿大企业提供更多经济机会。我相信,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将会设定多哈回合未能实现的一个高标准。

我们还在仔细考虑加深加拿大与太平洋联盟之间的关系,太平洋联盟是一个以全球为导向的西半球合作伙伴新集团,包括智利、墨西哥、秘鲁和哥伦比亚等国。

哈珀总理对这些国家予以特别关注。它们已开放经济,与加拿大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并致力于促进相互之间的自由化贸易,利用其集体市场作为拓展亚太地区政治与经济关系的一个平台。

通过总理的决议、有力的领导以及与中国胡锦涛主席的约定,我们在本月初与中国签署了一份国外投资保障协议,这份协议将巩固我们之间重要的经济伙伴关系。

就在同一周,我拜访印度外交部长,我们承认印度市场的巨大经济潜力,并承诺进行贸易谈判。我们正在为与韩国订立自由贸易协定而努力,并加强努力与日本达成全面的经济伙伴关系。

就在本周末,我招待了韩国外交部长,以促进谈判的达成。我国政府希望与该经济强国达成抱负不凡的协定。我们正致力于达成一项协议,在加韩两国创造就业机会,为两国带来发展与繁荣。

尽管有人建议加拿大考虑启动各种新的贸易谈判,但我国政府仍致力于将谈判之中的协议达成。

因此,这是我想要与大家谈论的第一个话题——致力于在亚太地区制定抱负不凡的贸易议程。

第二个话题是区域安全与治理。

正如我们所知道,亚太地区对拓展加拿大的经济机会至关重要,我们还清楚,在没有冲突的地区,稳定安全的市场会提高经济机会。安全与繁荣密不可分。

加拿大对帮助该地区伙伴详细制定完善治理的计划方面可发挥作用。我们对促进该地区和平与安全正做出重要贡献。

我们正积极参与亚太经合组织的反恐任务小组。加拿大在今年初还联合主持了东南亚国家联盟的区域反恐论坛。

我们已与中国和印度进行定期反恐磋商,以加深我们之间的合作。我们正通过提供训练与设备、技术与法律协助,帮助各国预防和应对恐怖主义。

去年,哈珀总理在曼谷宣布成立一个重要基金,反对泰国与东南亚的人口偷渡。

这包括为泰国皇家警察资助通信和导航设备,以及专业化培训。

这在泰国建立能力,有助于在抵达我们的海岸之前打击犯罪。

通过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加拿大正在印度尼西亚、柬埔寨和泰国支持资讯社的建立,对整个东南亚的海上偷渡活动做出应对。

我们正通过加拿大国际开发署致力于预防诸如金融危机、自然灾害和人道主义灾难等各种打击。这与既成事实之后再做出应对相比,损失要小得多。

这也是加拿大在菲律宾帮助建立以人为中心的预警系统,作为提高地方降低风险能力与加强社区自然灾害恢复力的一个途径。在越南,我们正帮助促进国家灾难预防、应对与减轻措施。

我们正促成亚洲开发银行帮助发展中国家免受全球经济危机的最恶劣影响。

当然,加拿大将继续对协助请求做出回应,正如我们对日本的震后援助,我们为帮助应对核紧急情况提供协助。

我们仍对一个严重得多的核威胁忧心忡忡:核恐怖主义。它代表了一项重大的全球安全挑战。我们已对该地区的放射安全项目进行投资。而且,我们已在越南与美国合作一个项目,将一个反应堆转变为非武器核材料。我们还帮助保管这些材料。

我们正对该地区进行史无前例的投资。加拿大将会让我们的伙伴参与越来越多的区域和全球问题,因为我们就在那里,就在现场。

我们的外交人员参与其中。

我也参与其中。

我们正在建立新的关系,旨在成为该地区不断发展的治理结构的关键缔造者。

为成为众多全球制度的一个有效参与者,我们甚至需要加深与亚太地区合作伙伴的关系。为加深这些关系,我们需要明确理解影响该地区的问题。我们需要充分利用每次机会,保护和促进我们的利益与价值。

我们长期致力于该地区,并以非常实际的方式表明我们的意图。

我们无法做一名旁观者。我们知道,我们在决定亚洲未来这方面责无旁贷以及加拿大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

我还高兴地证实,加拿大已正式申请加入东盟国防部长扩大会议,加深我们在该地区和平与安全问题的伙伴关系。该集团具备成为该地区最重要的安全论坛的潜力。我们的加入为在保障稳定与秩序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提供机会。

这依赖于我们近期将香格里拉对话的参与提升为部长级别的决定,以及我们对环太平洋军事演习的定期参与。我国政府强烈致力于加强伙伴军队之间的合作以及增强军备。

同样,稳定与安全对该地区和加拿大的繁荣都极为重要。

这就是我想要与大家谈论的第二个话题:区域安全与治理。

第三个话题是贯彻我们的承诺。

尽管我们近年来重新激励和加深与亚太伙伴关系上取得巨大进步,但我们现在有义务维持我们的约定——赋予它意义——并实现它。

我国政府理解,仅有贸易不会为加拿大带来长期繁荣。

实际上,如果贸易是我们唯一的重心,这将会成为我们在该地区竞争的不利风险。

我们充分意识到,为在亚太地区取得成功,加拿大需要被视为一个更加重要的参与者……并真正采取积极行动。

我意识到,加拿大曾一度被视为无意与该地区建立长期关系。

我可以告诉你们,这已彻底改变。

我作为外交部长的首次重大双边访问就是访问该地区。自此我已经回访五次,并将会经常回访。这不仅仅只是象征性的访问。我们理解,这种高级别的互动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在这方面,我们已与日本、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韩国等国签署了双边和战略对话,逐步将这些双边关系提升至副部长或部长级别,正如我们与印度的情况。

当我本月初拜访印度外长克里希纳时,我们在原则上达成一致意见,每年轮流在印度和加拿大进行部长级别的会晤。这传达了我们与一个和我们有着诸多共同之处的国家之间的重要关系:议会民主制、联邦关系以及对多元性深刻持久的承诺。

加拿大知道,当我们与有着共同价值和利益的关键联盟成为伙伴时,我们行动的影响力会有所提升。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与美国在一些涉亚事务方面的合作中看到巨大价值的原因。美国仍是我们的头号市场。我们也是美国的头号市场。通过携手,我们可对该地区产生真正的影响。

这也是我为什么在此兴奋宣布以下消息的原因,就在上周,我们两国政府一致同意,成立一个关于亚洲的高级官员级别的正式战略对话。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通过加强我们各自在亚太地区重点的理解,我们更能增进自身利益。

与我们最重要联盟之间的这种互动将会补充和增强哈珀总理与美国总统以及我自己与希拉里·克林顿之间的讨论,后者已成为我的朋友。为在该地区取得成功,我们一心加强与东盟作为集团及其个别成员的合作。

我在周四与东盟秘书长素林·比素会晤。这是我们雅加达大使馆首次与东盟秘书处合作,在东盟范围内发现项目。

这依赖于我在今年夏初在柬埔寨宣布一千万加元东盟基金——该基金将对东盟促进其联接议程的优先重点做出回应。

这是我们致力于加强与亚洲之间联系的一个具体实例。

有人建议,我们在亚太地区的互动受到我国政府削减赤字的努力的威胁。

实际上,我们目前在亚洲的外交人员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多。

我国政府在中国和印度的办公室数量翻了一倍多。我们专门支持亚太互动的资源比例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在未来几个月,我们将继续观察与该地区的优先关系,侧重于将最有效提高加拿大在该地区利益的各种活动。

我们将开设贸易办公室和外交使团,我们在目前和将来都需要它们。

我国政府还决定加深与商界和教育机构之间的关系。我告诉自己的官员,我希望看到加拿大与亚洲大学之间的更深入合作。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我们的重新参与并不代表加拿大-亚洲关系的新篇章;它代表了一个新的卷宗。

这就是我希望与大家谈论的第三个话题:贯彻我们的承诺。

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参与方面是推广加拿大的价值观以及它们带来的有形利益。

随着我们寻求新机会创造就业、发展和长期繁荣,我们认识到,我们对行动主义外交政策的追求可以是需要慎重处理的平衡做法。

在一方面,在我们置身其中的不确定的全球经济中,需要从经济的角度考虑我们的行动。

而在另一方面,我的职责是推广加拿大价值观:自由、民主、人权和法治。正如你们所能想象的,这在世界许多地方可能都是一个挑战。

这是一个平衡做法。但如果我们做法得当,效果绝对惊人。

以缅甸为例,那里的人们正在为要求个人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表明自己的关心以及对如何治理他们有发言权等而斗争。

他们希望有机会从本世纪开放社会以及他们国家巨大的自然财富中获得报偿。

他们想要得的东西都是我们所有人想要的:希望、机会以及自由生活的尊严。这些在任何社会都是稳定与繁荣的构成要素。

加拿大随时准备帮助他们。

我无法相信,我在去年才首次与缅甸外长首次会晤,并要求其政府表示通过具体行动进行改革的指定承诺。

当我们在7月会晤之际,加拿大仍对反对缅甸政体的任何国家予以最严厉的制裁。

数月之后,缅甸当局释放了许多政治囚犯,这令我倍受鼓舞。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迹象,但呼吁他们可以更进一步。

之后,缅甸当局准许缅甸伟大的变革拥护者昂山素季参加补选,在她拘捕近二十年之后将其释放。

这也是一个好的迹象,我们保持谨慎的乐观。我们拭目以待,看看选举投票是否会在没有暴力或恐吓的情况下进行。

在选举前期,我访问缅甸,极力主张缅甸当局保障自由公正的选举。

我还保证给予加拿大在民主改革和宪法方面的法律专业知识,并发誓要帮助所有缅甸人民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当选举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自由和公平时,当昂山素季及其党派赢得席位时,以及当她发誓要以反对党领袖进入议会时,我们很激动地正式意识到缅甸正通过暂缓我们的制裁走上通往民主的道路。

我们充分意识到,这些仅仅只是开始。缅甸的前方还有漫长的道路。我们已准备帮助引领他们去走这段漫长的道路。

年初,我宣布了在缅甸设立大使馆的计划。加拿大随时准备协助缅甸政府发展民主基础、及其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包括宗教自由。

我们还成立了一个全服务的贸易专员,作为大使馆的一部分,并完全相信加拿大公司将扮演重要角色。

这并非对任何人开放。可以进来的人必须对过去睁大双眼。加拿大公司在只确保与行为正直或者将继续保持正直行为的声誉良好的人士进行交易方面应保持警惕。

缅甸事例表明,加拿大价值观与利益起到相互联系的作用。

加拿大有原则性的方法有助于促进改革,这相应地也帮助加拿大公司和民间社会开放了新的商机。

我们对支持缅甸及其人民的民主发展的承诺也足以向我们在亚太地区的合作伙伴表示,加拿大为该地区带来全面的、有建设性的方法。

这已说明,我们将会为加深关系以及带来具体资源采取迅速和果断的行动。

这已表明,我们将与加拿大私营部门进行紧密合作,扩大我们的参与范围,以及加深双赢关系。

帮助这些人民力图创造一个自由的社会、向无发言权的人群表达观点以及让每一个个人都能和平安全地生活,正是我们国家感兴趣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无论我们的经济机会,还是境外国家的经济机会,都依靠自由、透明和开放的社会。

加拿大外交政策将继续支持亚太地区这些社会以及其他地方的发展。在确保实现发展这方面,我们拥有共同的利益。

去年,我认识到,当谈到有效外交时,个人关系如同它们在企业里一样重要——在亚洲可能比其他任何地方更加重要。

当我从亚太地区首次访问回来之后,我与文礼尊谈及此事并寻求他的建议。他说:“回访,并且要经常回访。”

嗯,你们知道情况怎样?

我真的这么做了。

而且将来也会继续这么做。

我的内阁同事们也会这么做。

这可不是在攒飞机里程积分,而是认识到,经济利益与如此多其他因素息息相关,而这些因素在许多方面要比简单的人际关系深刻。

想要长期参与,我们需要倾注个人精力。

这也是为什么我个人与中国外长杨洁篪确定一项核合作协议的原因。

这也是为什么去年当变革席卷缅甸的时候,我个人去向印度尼西亚外长纳塔莱加瓦寻求建议的原因,他熟知那个国家和那个地区。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与中国、柬埔寨和菲律宾等国进行领袖级别会晤的原因——表明加拿大长期参与的态度。

我们已经种下未来繁荣的种子。正如中国竹子在破土萌芽之前需要多年滋养,我们在亚太地区播下的种子只有在我们继续滋养它们之后才会发芽。

我们的经济繁荣依赖于它。

我们的国家安全需要它。

我们的集体事业恳求它。

大家尽可放心,我国政府会在这些和更多方面尽其职责。

谢谢大家。

Footer

修改日期:
2012-09-27